体彩大乐透走势图5000|大乐透走势图(近500期)
?
資訊

持有人主體責任再落實 MAH制度激發藥品研發熱情

發布時間:2019-04-12 08:10:59  閱讀量:3375

作者:攀登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隨著MAH制度試點延期一年的實施,以及《藥品管理法》的修訂和各地對該項制度的不斷完善,MAH制度有望激發我國醫藥行業藥品研發的熱情,徹底改變我國醫藥行業重營銷、輕研發的現狀。

日前,廣東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關于推進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制度試點工作有關事項的通知》(粵藥監局許〔2019〕22號)(以下內文均簡稱《通知》), 就試行持有人生產質量管理報告制度、優化試點期間持有人申請及委托生產申請辦理流程、規范持有人銷售藥品行為等作出規定,進一步完善了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制度。另據了解,在另一MAH制度試點省份——浙江省,浙江省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轉化平臺日前也正式揭牌成立,更好地探索了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制度新模式。隨著MAH制度試點延期一年的實施,以及《藥品管理法》的修訂和各地對該項制度的不斷完善,MAH制度有望激發我國醫藥行業藥品研發的熱情,徹底改變我國醫藥行業重營銷、輕研發的現狀。

推進持有人制度試點工作的積極探索

一、試行持有人生產質量管理報告制度。

廣東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的《通知》指出,為明確持有人在藥品生產銷售全鏈條和全生命周期管理的主體責任,有效履行在生產環節對持有人落實責任的監管,自發文之日起,廣東省內試行持有人生產質量管理報告制度。該報告適用于廣東省內持有人在自行生產或委托生產時報告對持有品種全生命周期管理的動態信息。報告分為首次報告、變更報告、年度報告三種類型。

對于廣東省出臺《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生產質量管理報告制度》的作用與現實意義,蚌埠豐原醫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士橋表示,廣東作為MAH制度先行先試的試點地區,國家藥監局給予其一定的審批權限,此次出臺該制度既是一種探索,也是一種擔當。因為MAH制度作為我國的一項新事物,必須有地區去推進,讓一些問題暴露出來,進而有針對性地去解決,讓政策逐步落地。如果什么都裹足不前,是不利于MAH制度推進的。廣東省此次出臺的生產質量管理報告制度可以說是比較新穎的,并且與藥品監管過程中的其他報告制度,如臨床試驗報告制度一脈相承,是監管方式的一種探索。

本報特約觀察家、執業藥師、專利代理人戴緒霖也對廣東省的該制度持肯定態度。他說,目前,我國在藥品生命周期管理上有所欠缺,企業的很多變更都沒有報告給藥監系統,藥監系統掌握品種全生命周期管理的動態信息較少,廣東省《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生產質量管理報告制度》的意義就在于落實品種全生命周期管理。

不過,戴緒霖還表示,廣東省《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生產質量管理報告制度》存在三個比較大的缺陷:一是缺乏必要的信息漏報、瞞報處罰措施,二是缺乏質量風險分級措施,三是同藥品注冊申報的關聯性。如果說該報告制度屬于注冊申報的一部分,那企業申請產品上市的整個申報就是首次報告,補充申請就是變更報告和年度報告,沒有再次報告的必要。另外,變更報告應該根據質量風險級別,分為預批準、提前備案、立即報告和年度報告等不同形式。

二、優化試點期間持有人申請及委托生產申請辦理流程。

除了試行持有人生產質量管理報告制度,廣東還優化了試點期間持有人申請及委托生產申請辦理流程。《通知》指出:根據《總局關于推進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制度試點工作有關事項的通知》(食藥監藥化管〔2017〕68號),我局制定了《廣東省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試點品種藥品注冊申請辦理須知(試行)》(2017年172號)。根據試行期間實際情況,并結合“放管服”改革工作,現對172號文件進行了修訂優化,形成了《廣東省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試點品種藥品注冊申請辦理須知(修訂稿)》。

對比這一修訂稿和原172號文,筆者發現其中一條有較大變更。現修訂稿指出,“已被列入我省遴選試點單位且按藥品生產企業集團公司將控股子公司藥品批準文號集中到集團公司持有情形成為持有人后,申請增加或變更受托藥品生產企業”,報廣東省局審批。而原172號文指出,“已被列入試點單位的藥品生產企業集團公司申請將各控股子公司的藥品批準文號集中到集團公司持有,以及藥品研發機構申請將屬下的生產企業的藥品批準文號轉移至藥品研發機構持有,成為持有人”,應該報國家局審批。為何會出現這種變化?

李士橋指出,其實,早在2012年,國家局就將藥品技術轉讓(包括新藥技術轉讓)、委托生產(包括跨省的委托生產)等審批權限下放給省局了。這次的審批流程修正,還是考慮到了廣東省先行先試的地位,并且屬于技術要求范疇,廣東省局應該是能夠把控的,也更能夠體現出廣東作為先行先試地區的一個擔當。他還補充道,國家局現在雖然說審評人員已經增多,但如果將審批業務全部集中于國家局,他們也“吃不消”。隨著藥品審評審批改革的推進,不排除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審批權限下放到省局。

戴緒霖則分析認為,根據監管方面的分工,國家局管注冊,省局管GMP,廣東省原172號文顯然是將“已被列入試點單位的藥品生產企業集團公司申請將各控股子公司的藥品批準文號集中到集團公司持有,以及藥品研發機構申請將屬下的生產企業的藥品批準文號轉移至藥品研發機構持有,成為持有人”當成了注冊事務,才認為應該報國家局審批。現在的修訂稿,應該是回歸本源。

三、規范持有人銷售藥品行為。

廣東省的《通知》還就持有人銷售藥品行為方面進行了規范,并指出,持有人可自行銷售所持有的藥品,也可委托合同生產企業或者藥品經營企業銷售所持有的藥品。這是否會造成銷售渠道和銷售價格的混亂?持有人該如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對此,上述兩位專家都表示無需擔憂。戴緒霖就說,持有人可自行銷售所持有的藥品,也可委托合同生產企業或者藥品經營企業銷售其所持有的藥品,是給予持有人更多的選擇權利,并不會造成銷售渠道和銷售價格混亂,因為持有人可以用合同來規范其與委托合同生產企業之間的權利和義務。

李士橋則深入分析道,其實,在醫藥行業,以OEM的方式生產藥品有很多年了,形成了一整套的規則。隨著國家藥品改革的推進,第三方服務機構,包括CRO、CMO、CSO,越來越多,特別是CSO,就是做銷售服務的,很多跨國大藥企,也都是委托CSO做銷售。作為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不可能在所有領域都很強,很多都會委托CSO去做銷售。隨著我國醫藥行業的逐步規范和快速發展,從銷售的角度來講,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的利益是能夠得到保證的。至于價格體系,只要控制好,就不會混亂。

四、整合資源,打通MAH制度全產業鏈。

從廣東省的《通知》可以看出,作為首批試點地區,該省的MAH制度試點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效,但也發現了其間存在的問題,發布《通知》的目的就是為了解決問題,進一步完善MAH制度,這也是國家的試點目的和期望所在,與廣東一樣,浙江也是MAH制度試點省份,并且成效斐然。日前,在2019藥品MAH持證轉化論壇暨全球醫藥技術交易大會舉行期間,浙江省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轉化平臺正式揭幕。

對于該平臺在促進MAH制度深入推進過程的作用,李士橋表示,浙江搭建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轉化平臺,也是為了推進MAH制度加快實施。因為MAH制度在實施過程中,研發、生產、銷售,任何一個環節缺一不可,現在,研發領域的CRO得到快速發展,生產領域的OEM也很成熟,但銷售領域的CSO發展相對較弱。浙江省此舉能夠有效地整合資源,打通從研發端到生產端再到銷售端這個產業鏈,推進MAH制度不斷前行。戴緒霖也補充道,該平臺的意義在于讓“藥品上市許可”本身成為商品,并讓“藥品上市許可”找到一個可以估價的地方,對促進MAH制度深入實施意義重大。

完全激發藥品研發人員和機構的熱情指日可待

事實上,MAH制度自2016年在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廣東、四川等10 省(市)試點實施以來,到去年底就該試點結束。當時,很多業內人士認為試點成效斐然,各方面的條件也已成熟,全面鋪開應成為現實。但去年10月26日召開的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六次會議卻將MAH制度試點延長一年。這一度讓業界倍感疑惑。此次廣東省發布的《通知》和浙江省搭建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轉化平臺,似乎在某種程度上給業界釋疑了。

戴緒霖和李士橋兩位專家對此分析認為,MAH制度其實已經可以全面推廣,無須再試,但國家還是希望推進的腳步更穩健一點,絕不能在MAH制度的實施過程中出現“黑天鵝”事件。特別是持有人究竟能不能承擔責任、如何承擔其責任,還需進一步觀察和評估。

除了兩位專家的分析,也有業內人士指出,一些持有人不具備藥品生產管理經驗,可能缺乏對藥品生產過程進行指導和監督的責任意識和能力。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就無法確保委托生產的藥品質量安全。兩位專家對此則表示無須過度擔心。因為隨著社會分工的明細化,第三方服務機構,是能夠代替MAH行使質量管理與監督職責的。李士橋認為,要求每一個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都去建立一支質量管理隊伍,也不太現實。在CRO、CSO快速發展的今天,是不是應該打造專業的CQO(質量管理外包公司),也是可以去探索的。此外,還可以引入保險機構,對藥品質量風險承保,這在國外是非常成熟的一種模式。

除了上述幾個因素,戴緒霖還分析認為,MAH制度在試點過程中也沒有完全激發藥品研發人員和機構的熱情,這也是阻礙該制度全面實施的因素之一。他說,現有的制度還在“茶杯里”,雙軌并行(許可制和批準文號制),一松一緊(對批準文號制松,對許可制緊),缺乏制度上的公平競爭。

李士橋也同意戴緒霖的觀點,并分析指出,藥品研發人員和機構的熱情不高,還是與各方的訴求不太一致有關。國家的訴求是求穩定,確保無質量風險,而對于持有人和研發機構來說,首先考慮的是怎么樣能夠輕裝上陣。在這樣一種矛盾的情況下,過去又有OEM這種模式存在,所以MAH制度沒有大的推動力。他說,隨著國家一系列產業政策的調整,以及“4+7”帶量采購的落實,OEM模式可能會逐漸衰落,最終回到MAH制度上來。從另一個層面來說,MAH制度試點以來,很多成果還屬于集團公司內的文號轉移,并沒有形成全行業的持有人熱潮,離制度初衷還存在一定的距離。

事實上,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發言人張業遂就表示,今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將繼續審議《藥品管理法(修正草案)》。修正案草案中明確提出增加一條規定:“國家實行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制度,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對藥品安全、藥效和質量可控承擔法律責任。”筆者認為,等《藥品管理法》修正完畢,各方面的問題都解決了,政策更完善了,MAH制度全面實施也就指日可待,也定會完全激發藥品研發人員和機構的熱情,醫藥行業過去那種重生產、重銷售的局面,也會徹底向重研發轉變。


?
恒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關于醫藥慧 | 聯系我們 | 媒體合作 | 意見與建議 | 版權聲明 粵ICP備14040283號-1
醫藥慧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5000 网赌赛车为啥一直能赢 河北快3和值走势图 足彩胜平负19083期分析 排列五最近100期带图连线 快乐飞艇有官方吗 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7星彩最近1000期走势图 香港开奖结果2018+开奖记录120期 360票新时时 华东六省15选五